再訪《太吾繪卷》開發者 “我們就是想做一個好游戲”

再訪《太吾繪卷》開發者 “我們就是想做一個好游戲”

來源TGBUS原創作者Deky2018-10-02 07:52

很多時候,茄子都在重復這一句話:“真的,我們真的只是想做了一個好游戲而已,沒想那么多。”

繪卷才剛剛展開一角

北風一陣緊過一陣,北京的天,也是漸漸的涼了,早上如果不多套件衣服,還顯得有些冷。

而對于獨立游戲制作人茄子來說,2018年的秋天,就像小學課文里所寫的一樣,是一個豐收的季節——短短幾天,他帶領同伴們所制作的《太吾繪卷》十天不到賣出了超過四十萬份,人氣火爆,絲毫感受不到來自西伯利亞的致意。

一個月前,這個小小的制作組面對的,完全是另外一種光景。

夏天,我拜訪了茄子,寫下了關于他們的第一篇采訪,整個過程與其說是流程化的我問他答,倒不如說是互相采訪,每次聊天結束,他都會問我一堆關于游戲發行商以及很多圈內常識的問題,那時候的他們,是迷茫的,也可以用一個流行一點的詞來形容——擁有“強烈的求生欲望”。

整個八月,只要茄子有空的下午,我們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聊,他聊游戲見解和制作細節,我給他簡單介紹游戲圈的常識,探討游戲系統上的問題,當然,還有研究游戲什么能發售的問題。

再訪《太吾繪卷》開發者 “我們就是想做一個好游戲”

第一篇采訪成稿幾天后,茄子給我發來了《太吾繪卷》發售前的最后一次私聊:

“Steam的EA(早期測試),我還是不找發行商了。一方面是團隊太小,找發行做商業合作,很有可能一下就被整廢了。另一方面,還是想站在團隊成長的角度去發展,畢竟游戲啥的,只要有資源和時間,我相信我會做出更好一點的(自負中),銷量什么的,先不太指望了,讓團隊成長起來先。”

在整個上半年甚囂塵上的“中國不配擁有好游戲”聲音下,茄子自己對這款游戲的前景是悲觀的。

時過境遷,原計劃2個月賣出2萬份的《太吾繪卷》只用了幾天時間就就賣出了40萬份,我和茄子重提游戲前景這個話題,他的態度依然沒有發生任何變化:

“我還是蠻悲觀的,因為我覺得我們還差的遠,這才僅僅只是開始。”

與其說是創造輝煌,不如是劫后余生

獨立游戲的成功率,可以說低的可憐,大部分如飛蛾撲火般消散,每年也就能出那么一兩個引人關注的案例,用行話來說,這叫“爆款”。

《太吾繪卷》 ,正是那個爆款,從瀕臨死亡到成為所謂“國產希望”,只用了不到一周。不過,如今茄子看的挺淡,他認為這些都是表象,說到底,《太吾繪卷》還是那個《太吾繪卷》 ,堅持做自己先前的計劃,才是目前制作組要考慮的。

再訪《太吾繪卷》開發者 “我們就是想做一個好游戲”

相反,他更擔心游戲品質問題了。《太吾繪卷》登上了萬眾矚目的主舞臺,游戲系統上非常明顯的缺陷在聚光燈下一覽無余,比如UI設置不合理、指引復雜;系統更像是大鍋燉,什么要素都堆砌在一起,這一系列問題都亟待解決。“最主要的原因是,玩家對《太吾繪卷》的期待變得更高了,那么現在的版本質量,相應的就更差了,像是現在全球熱銷榜也上了,晚上在線7萬人這些數據,我感覺,《太吾繪卷》離拿到這些成績的真實水平還有一段距離。”

在Steam上,一款加入EA階段的獨立游戲,都意味著將有漫長的更新階段,整個過程無關乎制作者曾經獲得的榮譽,亦或被貼上了怎樣的輿論標簽,最終他們都要面對最真實的市場反應,服務于那些最簡單的玩家。

這是一項艱苦的系統工程。大量登場驚艷無比的獨立游戲在這一漫長的旅程中,被淘汰出局,只留下了無限的惋惜。

如今坐在天堂里的茄子也這么認為,在經歷了開頭幾天的激動后,他已經逐漸恢復到正常的整理開發計劃的工作當中。

“你覺得現在的《太吾繪卷》能打多少分?”

“50分吧,滿分100分。”

再訪《太吾繪卷》開發者 “我們就是想做一個好游戲”

50分,這就是《太吾繪卷》在制作人心中最真實的評價,一個不及格的評分,這和外界的評價高度大相徑庭。茄子一直覺得,輿論能影響的,都和游戲本身無關,真正能夠引領輿論的,只有游戲質量本身。

被評為不及格的,還有茄子的代碼功力。

發售的幾天后,一批關于《太吾繪卷》“代碼結構簡陋”的段子在網絡上廣為流傳,眾人拿著這位大學中文專業半路出道成為程序員的作品圍觀研究,一時好不熱鬧。

不過茄子看的很開:“俺尋思俺只是個耕田的,比起用插秧機來種田的專業人士,我這種相當于是彎著腰在田里用手插秧吧——反正我不是專業程序員,所以這些問題都接受。”

現在,茄子暫時沒有了資金問題的后顧之憂,整個團隊會招募更多的人手來參與到制作中,改善上述的種種問題,團隊建設工作也會輕松的多。

EA開始了,新的階段開始了,新的季節開始了,僅此而已。這就是《太吾繪卷》制作組的真實狀態。

輿論在變,人不變

對于茄子和他的團隊來說,漫長的旅程剛剛迎來了一個轉折點,現在的他們終于可以喘口氣,坐下來聊聊天。就和一個月前一樣,我們又開始東拉西扯,只不過更多的提及了“詩與遠方”。

自然而然的,我們聊到了此前關于中國不配擁有好游戲的言論。談及這個問題,茄子展現出了難得的堅決態度:“這種言論肯定是不對的,任何游戲系統都有它的價值,也都有它的受眾,輕度游戲也好,硬核游戲也罷,都有它的價值,如果只是從資本的角度去考慮是否值得,我想,最后游戲可能就不再是游戲本來該有的樣子了,我一直相信,游戲是一個小小的世界,讓玩家脫離現實,能夠從中感受到快樂的世界,而不僅僅只是心理學或市場學的產物,應該用游戲給玩家帶去各種各樣的快樂,中國配不配擁有好游戲,我真的不敢說,但中國玩家,至少支持《太吾繪卷》的玩家們,一定配。”

在交談中,茄子更多提到的是《太吾繪卷》的缺憾,他知道單從游戲的角度來說,《太吾繪卷》依然問題居多,系統缺乏打磨,屬于潛力、優點、缺點都十分明顯的游戲類型,這也是這款游戲進入EA階段而不是正式發售的原因之一。而制作組現在唯一的心愿,就是努力更新,及時完善游戲玩法。

再訪《太吾繪卷》開發者 “我們就是想做一個好游戲”

也許是天下渴武俠久矣的心態,讓這款游戲暫時獲得了一面倒的好評,茄子對此也是十分糾結的,一方面是他很高興看到國產游戲能取得目前的成績,另一方面他也不想讓這個游戲帶上太多的國產情懷,他更希望玩家們喜歡的是游戲本身。然而,在輿論旋渦中,單純的喜愛真的很難,總有那么一些復雜的情懷糾纏其中。

這些天,關于《太吾繪卷》的“獨立游戲成功學”文章又開始涌現,它們從各個角度分析《太吾繪卷》的成功因素,對此茄子顯得有些無奈:“我們真的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游戲而已,聯系主播推廣這個事,我確實去私聊了,但是實際上沒有一個UP主回復我。剩下所做的就是朋友們在幾個論壇發了宣傳貼這種事,誰讓我們沒有簽發行商呢?”

在上一次采訪的時候,茄子還處在上午去工作室上班,下午開始做游戲到凌晨的生活節奏。現在,為了及時更新《太吾繪卷》,他在發售前夕,轉賣了自己一手帶起的設計工作室,全職投入到游戲制作的行列中。

“那么如果《太吾繪卷》銷量失敗呢?”

“沒想太多,就是感覺如果要EA了,就要保證穩定,不能再繼續邊上班邊制作 ,不然工作上一有什么問題,會影響到EA,雖然我的游戲是提早于我的預期開放了EA,但對外了肯定要正式一點面對。”

如今的他,作息已經變成了白天睡覺晚上爆肝工作的全職狀態——伴隨著游戲本身的火爆,來訪的各方人士也越來越多,為了開發不被干擾,他選擇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制作游戲。

后記

現在的《太吾繪卷》,再也不是那個“硬核小眾冷僻”的游戲,它被授予了很多超出游戲本身的意義,比如中國獨立游戲的希望、中國武俠游戲的未來,但說一千道一萬,它都是一款沒有做完的游戲,一款還要面對漫長測試階段的游戲。

再訪《太吾繪卷》開發者 “我們就是想做一個好游戲”

將五人不到的小團隊制作與國外那些主流大作相比,實在不妥;而如今愈演愈烈的贊揚之聲,大有捧殺之勢。意見領袖們所引領的輿論狂歡,已經完全脫離制作組的控制,不斷傳出一些似是而非的“官方聲音”,讓局面更加混沌。

在閑聊的結尾,我想了想,把文章的名字從原先的“日后談”改成“日間談”——畢竟,《太吾繪卷》的故事才剛剛開場,它有充分的理由成為它自己,而不是綁在任何旗幟上的犧牲品。

茄子說,他下個月要去線下談一些工作問題,順便給我帶一塊宣威大火腿以表感謝。短暫的慶祝之后,大家也要為接下來的更新而忙碌。

從兩個月前第一次聊天開始,茄子都在重復這一句話:“真的,我們真的只是想做一個好游戲而已,沒想那么多。”(完)

回到頂部
安徽11选五开奖查询